关于 私信 归档 RSS 搜索

帆鎏

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

挚爱(2)

小松视角

含速度,色松

ooc慎入



我是松野小松。

虽然在国中时期的我的确有过一段十分潇洒的历史,但在亲爱的学生会长的指导下,也使我在那段日子里学习还勉强能过得去。

我很爱会长,也就是松野轻松。

可是在那一个下午,在我向他告白之后,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。

直到后来我们甚至都不再联系了,虽然我很爱轻松,但我也知道他喜欢女人。

所以即使我不想接受这个事实,也要强压下自己对他的感情。

我不知道我们家的性向是不是祖传的。

女的喜欢男的,男的也喜欢男。

在我意识到我的弟弟松野空松,喜欢上一个男人之后,其实我是不情愿的。

因为我明白,那种想爱又不能爱的单恋。是有多么痛苦,所以我并不想让我的弟弟也尝试。

他比我幸福。

从他第一次带会来那个男人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,那个男人的眼里只容得下他。

可以说要不是我与空松长相相似,他可能连我是谁都记不住。

但真正令我感兴趣的还是那个男人的长相,和轻松一模一样。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他们的性格了。

一松很阴沉,而轻松永远是那副老妈子的样子。

当我向一松询问松野轻松的时候,一松是警惕的向我看了看,然后才告诉我那是他哥哥。

我在毕业之后,断绝了与轻松一切联系。但我仍知道他的信息,是椴松告诉我的。

椴松外号“包打听”,与我和轻松是同一届同班的,关系还不错。

他的弟弟十四松可比他可爱多了,但每一次椴松都好像我会把他拐走一样的对待我。

也因为椴松,所以我是知道轻松有一个弟弟,但没想到他会现在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一松很沉默寡言,然而空松又已经陷入恋爱的漩涡中。

再换句话来讲,他们都不会很直白的袒露自己的真心。

这也导致他们的爱情止步不前,在别人的眼里他们也只不过是一对要好的朋友罢了。

但在某种程度来说,他们远比我和轻松幸运。

他们至少相爱,而我和轻松却是我的单方面爱恋。

我很祝福他们,并且我相信他们会在一起。

他们的长相和我们相似,我希望我可以看到另一对我们至少是幸福的。

就在今天,空松邀请一松来吃晚饭,自然是我的主意。

然后又看到他一脸娇羞像个女人一样的扭扭捏捏的打电话的我,也不禁感叹恋爱果然是毒品,空松明显中毒不浅。

我自知我与轻松是不可能的了,但看着和我们一样的他们相恋,平日里毫无波澜的心,却也是泛起了层层的波纹。

打开那扇大门,就是我唯一可以做了的。

我无法陪他们直到最后,所以说这是我最后为他们所做的了。

我只希望,他们能成为彼此唯一的挚爱。





评论
热度(12)
©帆鎏 | Powered by LOFTER